您的位置:

首页> 暴力虐待> 千金小姐之羞耻调教约爱

千金小姐之羞耻调教约爱

「彭,彭,彭..」佑香用力拍着房门,衰求着我的说:「礼次郎,求求你放我出去,我要去厕所啊..我快忍不住了..」,看来时间都差不多了,可以开始调教拉..我打开了门,佑香立即想冲出去,却被我拉住,拉回房内~「礼次郎..求求你..放我出去..」看她赤裸着身,交着双腿、手掩着阴户,尴尬的向我哀求,我便不禁亢奋起来了..

我没有理会她,只把她硬硬拉到床头,把她的双手锁了上去~手随即摸到她屁股,手指己轻轻撩玩着,佑香身体不由打颤,摇头的说:「不要..不要这个时候,我会赖尿..」话刚说出口,她便羞耻得不知如何是好..啊,果然是财阀千金!她这种羞耻的表情,我爱死了拉~我这时耍着赖皮的说:「不行啊,你急我也急麻,你不先让我爽了,我也不让你上厕所啊~」说着,手己经涂着润滑剂,手指慢慢插进了菊门呢!

佑香听到了,己经绝然无望,泪水忍不住流出来了..我拉着她的屁股,马上就把鸡巴插进去了!啊,菊门紧紧箍着鸡巴,比平时还紧得多呢~大概是因她要拼命忍尿吧,不得以把菊门都收紧了..想到这里,我便更想欺负她呢~菊门紧紧箍着,鸡巴只轻轻抽出、插入的,己经非常兴奋拉,腰支不禁起动、急速摇摆着,「啪啪啪啪~」的,不停轰进她大肠了..「唔,唔,唔..」佑香咬紧牙关的死忍着,双腿忐忑的乱动、身子不禁颤抖,忍得很幸苦呢~

「呀..」佑香真的忍不住拉,微微的漏尿出来了..我立即伏在她背上,在她耳边说:「忍住啊,我们现在就去厕所,好吗?」,佑香憋红的脸猛点头,本来己忍到极限了,现在又得再强忍下去~我解开了她的手扣,却没抽出鸡巴,我们就这样身贴着身的,慢慢走去厕所那边..

这样前忍着尿、后插着鸡巴的,佑香一步都好难受啊~「呀..」我一不小心,又忍不住插了她一下呢..好不受易,我们走到了厕所拉~我在厕所铺了一层镜面,连马桶水箱都放了在镜面后面,我们两条赤裸的肉虫,己经反映在镜子上了..正当佑香羞耻的往前走,我突然挽起她双腿,一下子她便背挨着我、双腿完全向镜子打开了呢~

「呀..你干甚幺?」佑香惊慌的问,我便在她耳边说:「你不要上厕所吗?快上吧~」说着,就把她提到马桶上..这样,我便把她怎样了尿尿,都看得清清楚楚了!自小接受名媛教育的她,猛摇着头,不肯就範~我便在她耳边吹着:「殊、殊、殊..」,佑香更加尿急难奈呢,强忍之下,受不了流下泪水来..我还轻插两下菊门,让她更难受呢~「嘿..呜呜呜呜..」她终于崩溃了,把尿水都尿出来了,一条黄金水柱的落到马桶里..

「哇,你看!黄金色的尿水,从小穴射出来,射到马桶里~小穴现在是否很爽?佑香在我面前尿尿呢,好可爱啊..」我不停在她耳边说着淫话,让她羞愧得无地自容了,哭得越来越大声,脸色憋得暴红了呢~话说起来,她还尿得真久,足足尿了3、4分钟才尿完呢,真的忍了很久啊..我挽着她双腿的甩了两甩,把沾在阴户的尿水,都甩下来了~接下来,当然是干未干完的菊门吧!我腰开始又摆起来,菊门己没刚才紧了..鸡巴抽插得更顺畅,不断深入大肠,连连戟着肠壁呢~

我越插越兴奋,「啪啪啪啪~」的,鸡巴不断捅到大肠中..「看吧,鸡巴不停捅到你屁眼去了!告诉我,是不是很爽呀?」我一边叫着、一边硬硬的拉开她双手~「呜呜呜呜..」看到自己的丑态,佑香不禁羞愧,侧过脸来,我便伸出舌的,一下下舔到她的脸旁..「咿咿咿咿..」她越哭越惨,泪水不断流出来,我却更兴奋呢~「呀呀呀~」我大力捅了几下,便把鸡巴捅到深处,用精液填满大肠了..

高潮过后,我放下了佑香 抽出了鸡巴,她却无力的倒了在地上,继续「呜呜呜..」的啜泣~「快来帮我舔乾净鸡巴~」我大声命令,但鸡巴刚插完了菊花,佑香这种名媛那会肯舔?她流着泪、摇着头的拒绝,但我有办法令她就範..「好吧,那我就把这些相派出去吧,让全日本都知道德川家族有多淫乱~」我从腰间拿出一叠相片,都是我之前调教她时,偷偷录起来的!

「不要、不要..」她过来抢,但那抢得过我?我继续的说:「想想,如果这些相流出去了,日本人会怎样说你们德川家族?说你们德川家族沦落到甚幺程度、怎样说你爷爷?只要我开电脑按一个钮,相片就会流出去拉~」我一边说、一边挺着鸡巴的,她心里极度难受、不停挣扎,己经哭成泪人儿了~

日本那些大家族,钱是多,但名誉看得比命还重要!尤其佑香自少学习仪态,过着贵族式礼仪规範的生活,只要少少失礼都会被耻笑,这此看得更重..加上整个家族的名声,这个罪名足以压得她崩溃了~她迫于无奈,终于闭上眼、打开了口,忍着的把鸡巴吞到口里..「啊,味道如何?鸡巴刚插完了菊花,是不是特别好吃?」我这一句,一刀插入她心霏了,她悲恸得身体不由颤着~但我就看得过瘾呢,继续狠狠的句句插下去:「大力点..想不到德川家的佑香小姐,原来这幺会吸呢..」

哭过不停的佑香,却不敢违反我的命令,「啜啜啜啜~」的卖力吸着,鸡巴被她吸得又硬起来了..我这时抽出鸡巴,把她拉了起来,再次开始调教了~我把一早放了在厕所的夹子,拿了起来,夹子绑了半公斤的法码..手把夹子夹到她乳头了!「丫~」佑香痛得大叫,不禁想伸手拿掉,我立即捉住她的手,不準她除下夹子,警告她说:「不想相片流出,就不要惹怒我,明白了没有?」~她马上不敢反抗,我又一个夹子的夹了上去..

佑香的奶子不大,只有C杯,这样一下的,被半公斤的法码拉坠着,奶子都有点被拉长了,肯定很痛呢~我却不理她的,手一下就搓上去,大肆搓弄起来,让她痛入心肺..这时佑香不只口水,连鼻涕都流出来拉,好惨的样子啊,但我就是爱看呢~

我挺着鸡巴,在她屁股上磨着的问:「佑香小姐,你那个洞想要啊?说给我听吧~」,她这种大家闺秀,那说得出这种羞耻话?我于是便插入菊门了..「丫~」佑香痛得大叫,刚才菊门操得红肿了,不堪鸡巴的进攻,她不禁泪流披脸、猛摇着头哭着的哀求:「不要、不要..」「我问了你那个洞了,你不答怪得我吗?」我狠着的回答,手搓着奶子,在她身后大力摆腰,疯狂的抽插起来了~

乳头被夹得痛不可当、菊门被我无情的揉轮,佑香哭红了眼,双手却紧握拳头的强忍,不让自己有丝毫反抗..她越是这样,我便越拼命抽插,挑战她的底线~鸡巴不断捅到大肠,「啪啪啪啪~」的,撞得她不禁伏了下来,双手按了在马桶上,痛苦的哭泣..吊着半斤法码,把乳头重重的拉了下来拉,法码随着抽插的摇蕩,应该很痛吧~我看得兴起、拼命的干,大叫:「哇,你看,你奶子都被拉长了,好可爱啊~」她不停摇着头、羞耻得想死了..

「啊.. 」我终于忍不住,高潮建筑在她的痛楚上,把精液再次灌进大肠了~我抽出鸡巴,手指却撑开她菊门里面的情况..「不要..」佑香急忙用手遮掩菊门,到最后还是在意这个,果然是名媛淑女呢~「不看就不看吧,不过鸡巴又髒了..」她心中都空了,迫于无奈再次舔着鸡巴..最后,还要她在我面前痾出精液呢~

调教着这类羞耻心特强的女孩,让我格外痛快呢!虽然随着日子增加,她反应相对没那幺激烈了,但身为世家大族的内在羞耻感,却一点也没减少,反而更益浓郁呢.. 我没有把她锁在大宅里,反而不时带她,拜会一下她那些财阀亲戚~虽说他们也不见得看得起我,但看佑香那自觉得这样被人玩,无面目再见亲戚的羞愧表情,才是我最想看的东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