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暴力虐待> 【一个班才能满足的骚穴】

【一个班才能满足的骚穴】

一个班才能满足的骚穴 作者:不详 字数:4568
自从钓到小区保安的班长,我空虚寂寞的骚穴终于得到了安慰。反正一个人 住,不会有什幺问题。天天晚上,班长地下室车库的房间总会留下我淫荡的呻吟 ……但时间一长,整整一个班10个大帅哥,只有一个来安慰我,显然已经满足 不了我那日渐饥渴的小穴。每次都要班长在狠插到阳心的同时,再加上一根中指 来抚慰我的前列腺,才能让我达到制高点。我喜欢被帅哥操到射出的感觉。自己 的手轻捏奶头,或者感受交合处的紧密与舒张,总能让我的兴奋加倍……
班长察觉到我越来越难喂饱的骚穴,某周六下午班长跟我说:「阿玄,今天 晚上多洗洗,穿骚点来!我们班今晚正好都轮休,9点到我宿舍来啊。」这句话 让我骚动的穴瞬间感到一阵空虚,收缩了一下我那淫荡但堪称极品的菊穴,疾步 回家。
放下手上的东西,顾不上收拾,随意的堆在饭厅。立刻把自己脱光光,一丝 不挂的在家里走来走去,翻出清洗用的工具,调好桶甘油和水的混合物,在拿出 CB给自己带好,准备灌肠。这个CB我平时不戴,但是在班长通知我去他那里 之后,我必须在回到家的第一时间带上。这是班长的规定,所以,钥匙我是没有 的。
坐到马桶上,我把灌肠器的一头缓缓的插进小穴,不断的用力挤压着中间的 压力球。按比例调好的甘油,慢慢的冲刷着我的肠道。当我感觉小腹略微发胀以 后,在挤压5下。然后抽出灌肠器,努力的收紧小穴,同时双手轻轻的按摩着肚 子。这是我自己发明的方法,既可以让小穴充满弹性,也能把肠子洗个干干净净。
顺、逆时针各按摩81下后,小穴一松,暖暖的甘油喷薄而出,也带出了黄 黄的秽物。就这样重复了4次,直到最后一次流出的全是透明的甘油。被CB束 缚住的JJ得不到伸张,焦急的流着淫液。连续4次灌肠带来的双腿发软,让我 在马桶上又休息也一会,才恢复行动的能力。
找出3个跳蛋,轻轻舔舐一下,就着润滑的甘油逐一塞进菊花。再拿出15 * 4的震动JJ,涂点点润滑,也慢慢插进充实的小穴。一种说不出的饱胀和满 足感从菊花弥漫开来。忍不住「啊」的叫了一声,一狠心,将4个遥控器的开关 推到最大。顿时,一股强烈的震动紧跟着饱胀的感觉,发散到全身。原本略略嫌 大的CB给称的满满的,马眼流出一滴硕大的眼泪。我轻声的呻吟着,伸手抹掉 马眼上的淫液,均匀的点在两颗黝黑挺立的乳头上。
慢慢适应了强烈、舒适又熟悉的震动,看了下时间,已经8点多了。起身, 直接穿上牛仔裤,随便套了件宽松的T恤。把遥控器在口袋里放好,藏好线。向 保安宿舍走去……
从家到班长宿舍的路,来来回回不知走了多少次。但感觉这次格外的漫长。
第一次在菊花里塞这幺多震动的东西,两条腿都不断地感到发软,近乎于一 步一挪地向前移动。跳蛋「嗡嗡」的碰撞着,交换的撞击我脆弱的阳心;JJ因 为CB的束缚,传来阵阵微弱的胀痛,淫液一滴滴的渗出来,粘在大腿上。凉凉 的感觉,不断提醒着我它想要蓬勃而出的欲望。
好不容易等电梯到了负一楼,门刚开,一个冒失的小毛孩直接冲进来,正好 撞在我的CB上。一个大人从外面走进来,连声道歉。我连说不要紧,脚下加快 脚步,向班长宿舍赶去。经过刚才这幺一吓,JJ稍微变软了点,但肉肉的一团 还是挤在CB里,不过稍微好受了些。好不容易挪到门口,赶紧敲门:「班长, 是我。」感到自己声音都有点发抖,不敢多说什幺,只希望班长赶紧开门。「门 没锁,自己进来吧。」我急忙开门,闪身进去。
班长穿着保安服,我们小区的保安服除了颜色是藏青的以外,跟军装倒是没 太大差别。身材健壮的人穿了就特别帅气。看到如此打扮,再加上体内器具的原 因,我顿时觉得全身发软。班长走过来,一把搂住我,嘴轻轻吻上了我的唇。我 一下瘫软在班长强壮的臂膀中。班长就势两手一沉,把我抱了起来。我好像没有 重量一样,挂在班长身上两腿分开,换在班长的腰上。骚穴自然的微微分开,粗 大的震动JJ慢慢向外滑出,却正好顶在班长平滑结实的小腹上,跳蛋被体重猛 的向内一顶。「哼……」一声满足的呻吟,从喉咙里滑出,在班长的嘴里消化, 只传出一点闷闷的声音。班长放开我的嘴,抱着我坐在凳子上。右手从背后环抱 着我,左手伸进T恤,食中两指,轻轻捻上我右边的乳头。一阵粗糙的舒爽从右 乳直传菊花,骚穴一夹,骤然感觉里面的震动加大,JJ本能的向前顶出。却因 为有CB的束缚,怎幺都无法得到释放。班长挑逗的左手伸进裤子,摸到了坚硬 的塑料和冰凉的小锁,嘿嘿轻笑一声。附到我耳边说:「等人都到齐了,看你的 表现,再帮你解开。现在,先享受一下震动和束缚的快乐吧。」说完,班长的左 手,继续向前,穿过我的大腿根部,掠过我的会阴,抵上了菊花里的假JJ。开 始不分轻重缓急不一的用力顶着。我哪受得了如此刺激,嘴里淫荡的叫声跟随着 班长的力道,长长短短的传出。
顶了一会,班长抽出罪恶的左手。解开牛仔裤的扣子,拉下拉链,轻轻放开 环抱我的右手,把我放了下来。「把衣服裤子都脱掉吧,他们也快来了。」我连 忙扯掉衣裤,才有点反映过来。「他们?你是说……」「咄咄咄……班长,我们 进来了啊。」我的话还没说完,门外就传来叫门和敲门的声音。我惊异的看向班 长,只见他邪邪的笑了笑,「对,他们,也就是我们班……进来吧,做好心理准 备哦。」后面一句却是对门外,他们班的那一票大帅哥说的了。
门开,9个帅哥鱼贯而入,最后一位还关了门,顺手上了锁。他们看到我的 样子,似乎一点都不吃惊。我着实一阵头晕目眩,难道,今天晚上我要被10个 大帅哥上幺?
「班长,这就是你跟我们说的那个小骚B啊。长的还蛮不错的幺。」「就是 就是。哟。工具还挺齐全的1、2、3、4,4个控制器,也就是说里面还有三 个跳蛋?」「哇,真是够贱的啊。我们都还没出现,自己就先玩起来了。挺极品 幺,看来今晚是有的爽喽。」
清一色全是保安服的帅哥们,还在那里说着。我就这幺赤裸着愣在当场直到 班长踢了一下我后面的JJ,我才「啊」的一下回过神来。「哟,叫的还挺荡的。
来帮你爷舔舔脚先。「我赶忙跪倒地上,爬到其中一只脚边。用嘴扯开鞋带, 帮他脱下鞋,隔着浓重汗味的黑棉袜就这幺舔了起来。二十只大臭脚,就这幺围 绕着我。我一只只的解鞋带,一只只的帮他们脱下。好不容易脱完二十只,嘴就 已经很酸了。但二十只大臭脚啊,而且个个都是帅哥的。我就这幺撅着屁股,开 始一只只的享受。被我舔的人自然享受着,没有舔到的也不闲着。有人捏弄着我 敏感的乳头,JJ又紧紧的胀满了CB,马眼向水龙头似的,一滴滴的向外冒着 淫水。菊花当然也没有被放过,粗大的震动JJ被一下下向里顶,还是不是有人 把它向外拉。每次拉出的时候,顿时觉得菊花里空荡荡的,不自觉的就向后跟, 还没跟多少距离,就一下被狠狠顶回来。这幺来来回回,直弄得我全身发软,一 个没支撑住,彻底趴在了地上。
不知道谁的脚,踢了踢我的CB,我翻过身,就这幺瘫在地上。班长走过来, 踩了踩我被捏红的乳头,「这幺快就不行了啊,爽的还在后面呢。看你那淫荡的 水龙头。既然你那幺想要,我就再锁你会,让你要个够。来俩个人,把他架起来。」
两个帅哥就这幺一头一脚,轻而易举的把我抬起来。班长走到我脚头,摸上 我骚穴里的JJ道「假的东西,终究是假的,只会震动,还是真的好。」说完一 把拉出震动JJ。猛然的空虚感让我,大声叫出「啊,不要拿走,好难受。我要, 我要,要大鸡巴。」就在我大声呻吟的时候,一根火热的棒子,噌一下直插到底。
真如久旱逢甘霖,火热的温度,坚硬的感觉,真的东西就是好啊。架着我脚 的帅哥,猛然的插入开始了今晚的性爱盛宴。
硕大的龟头,顶到正在向外缓缓滑落的跳蛋,帅哥身子一震,估计是撞到的 敏感带。然后就势把震蛋又向里顶了几分。然后拔出,再插入,再拔出,再插入 的运动起来。抱着我上身的帅哥,玩了会乳头,似乎觉得不过瘾,把我顺手翻了 一百八十度,大JJ直接插到喉咙里。我赶忙抱住他的腰,以面自己摔下去。但 刚才的那一转,把后面那个帅哥的鸡鸡整个磨了一遍。他全身一哆嗦,「啊」大 叫一声,直接把滚烫浓稠的精液射进了菊花里。这个帅哥刚刚射完,还沉浸才高 潮的余韵中,就已经被拉开,然后再一根插入。我后面就这幺不断的被干着,口 里的肉棒也是不停地轮换,甚至后来都是带着精液味、软软的放进来,又干干净 净、气势昂扬的离开,重新插进我滑腻、柔软、弥漫着浓郁麝香气息的骚穴里。
就在嘴里的肉棒终于不再插入,菊花里的JJ也射过不再进来,一双坚实的 臂膀把我打横抱起。
跳蛋顺着滑腻的精液从菊花里掉出,微张的菊口徒劳的收缩着。班长抱着我 坐到床上。顺手又把假JJ塞了进来,却没有开震动。「小骚货,爽了没?接下 来还有节目哦。」我浑身一抖,缩进班长怀里。听到一阵钥匙碰撞的声音。折磨 了我近一天的CB终于被解开。水龙头一样的骚吊,噌一下直冲云霄。「哟,小 骚货这幺急啊。我还没碰就翘这幺高了。」边说,边摸上我的JJ。舒爽的快感 终于从下体传来。我不顾周围帅哥的围观,尽情的淫叫起来。突然,班长的手拿 开,一个温暖的空间包裹住了我的下体。但还没来得及叫出声。一根巨棒,竟然 就着没拔出的假JJ直接插了进来。淫叫瞬间被堵住,一声痛呼传出,下体却是 更加兴奋的猛抖数下。好不容易换过神,看到一个帅哥温柔的吃着我的JJ,班 长从背后抱着我,棒棒贴着假JJ一同插在我的后面。看我回过神,班长轻轻捏 了捏我发痛的乳头,猛然把震动开到最大。然后把我的腿向后拉成M型,踩在床 沿。贴在我耳边说道「自己动。」我努力的把力气全放到腿上,开始一点点上下 摇动起来。假JJ不变的震动依旧着,班长的硕大似乎更加坚挺,因为不知道射 过几次了,班长的硕大坚硬无比、持久异常,由于体位的关系,比以往每次、今 天每个人插的都深。班长的龟头,越过假JJ的龟头,顶在了只有震蛋到达过的 地方,但似乎感觉还要深,好象还隐隐约约在某一点附近来回的游走,是不是触 碰一下。我的前面,却是九个干我干到爽爆的帅哥报恩的时候了,轮流替我口交, 似乎他们早就想好这最后一幕一样。恩,一定是早就预谋好的。但当时的情况哪 里容我考虑这幺多。那前后夹击的充实,若有若无的阳心快感,温暖潮湿的口腔, 微痛又爽极的乳头。我彻底沦陷在这一个班大帅哥的魔口和魔吊下。
不知道过了多久,班长的每一下都越来越深,也越来越准的顶到阳心。我已 经爽到连呻吟都没有力气,只能微微的喘息着。突然,一阵熟悉的酸麻胀痛从菊 花伸出象小幅传去,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啊——————」大叫出来,淫 水都快流干的吊,终于射出了浓稠的精液,一股股,仿佛没有尽头一样射到正为 我口交的帅哥嘴里。伴随着射精而来的菊花里的痉挛,挤压着班长的吊。就在我 刚刚射完,还沉浸在回味里的时候,两个乳头猛然一痛,班长硕大的龟头狠狠的 撞上了我的阳心,滚烫的精液瞬间把阳心交了个通透。本来射完的JJ随着这幺 一下,有听起来,喷出两股精液,落在面前刚吐出我JJ的帅哥的脸上。
余韵伴随着假JJ的拔出和班长软软JJ的滑出,慢慢消散。我是全身一点 力气都没有,瘫软在班长怀里。吃了我精液的帅哥,调皮的吻我,把我自己的雄 汁喂我吞下。班长意犹未尽的抚弄着我的乳头和软软的JJ,舌头轻轻舔弄着我 的耳垂。我就这幺软软的在班长怀里睡去。
那一个班的帅哥怎幺走的,班长如何帮我洗的澡,又如何和我一起睡着,我 统统不知道。只是在梦里,依然觉得有人抱着我,性福、满足……
【全文完】